一只小沙雕

男神一箩筐,特价买了!郑恺 抖森 缼爷 荷兰弟 小加菲 妮妮 塞包 戴涵涵 戳爷 小李子 一美 海总 红毛 贺大总攻……应有尽有 买不了吃亏 买不了上当!都来看看啊

【贱虫】一个小小小刀

〔神明〕
名字我瞎几把取得
借了《小王子》的一点点梗
ooc预警
一发完
(ps:我知道我这样特别不要脸,但能给我蓝手手和红心心吗 还想要关注 可以嘛)

     by张十七
        他来晚了,就连爱人冰冷的尸体也没能睹上一眼。

  复联的的人已经将Peter的遗体送往了瓦坎达,沙漠无人区里只有一星半点的人零零散散的收拾着战役最后垃圾。

  有几个人甚至还奇怪地看了看愣在原地的Wade,转身向同伴讨论着雇佣兵的脸。

  风卷起无数细小的尘埃,使它们浮动在沙漠炎热的空中,渺小又卷动着巨大的悲伤河流。这些尘埃中有你也有我,是亡时故人曾经吸进又呼出的碎片,仿佛漫天星辰,一世也看不完。

  最后的几个人也离去了,Wade一人孤寂的站在黄沙中,面对着一个血迹斑斑,用沙筑成的深坑。那是Peter最后倒下的样子。

  如果说世界上最分裂的地方是哪里?

  不是东非大裂谷,而是沙漠。过分炎热的阳光在烧灼,强烈的空气对流却又意外的凉爽。让人感到肉体触觉的撕裂,最后支离破碎。

  而现在Wade站在世上最分裂的地域,成了世上最分裂的人。

  世界覆灭了,真好。他想。

  “不敢相信!你他妈竟然没保护好他!”Wade脑子里吵吵嚷嚷仿佛有无数个声音在说话。

  “是你让他死了,变态先生。”一个声音说到。

  “真恶心!”

  “废物!”

  “杀人犯!”

  与此同时,在那个M打头的词语被吐露出口的同时,一阵机械工作的声音与它相交辉映,Wade Wilson开枪命中了自己。

  接着又是一番清静,以及发了疯的细胞在疯狂生长的声音。

  ―――――我是分割线――――――

  几年后复活的Peter驾驶飞机驶过那片沙漠,他因飞船出了故障而紧急迫降。

  一个人走向他支支吾吾,破烂不堪。

  “Hi!”Peter友好的朝他笑了笑,棕色的眼睛闪了闪,突显出他温和的态度。

  面前那人却愣了愣,双眼红的像是要哭出来,他扭扭捏捏,疤痕遍布身上每一寸,每一寸的皮肤。他张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那神情仿佛是碰到了一个分离甚久又重逢的好友。

  “我叫Peter,我以前认识你吗?对不起,我曾经历过一场战争,醒来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Peter平静地看着他,仿佛他们从前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不。”那人悲伤地从口中艰难地吐出一个字。“不认识,我叫Wade。”同时Wade伸出手,在Peter的手上握了一下。

  Peter直觉浑身一震,这个名字仿佛太熟悉,就像是四月的阳光,就像是靠近壁炉的温暖,就像是Peter所有美好记忆的总和。握手时的须臾,完好的皮肤与疤痕摩擦的触觉让Peter也为之一惊。触感的记忆竟让Peter感觉他们曾有过肌理之亲。

  Wade主动抽出了手,侧过脸不去看他,因为他身上的光耀实在太夺目。

  蚯蚓爱上了明亮的星星,而星星在高处闪耀时,蚯蚓却在底层悄然泯灭。

  Peter的飞机修好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如果形容一下与Wade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的话,Peter也许会说:

  真像《小王子》啊!能在沙漠里与他会晤。

  一片分裂的地域,Peter天真地以为它会是Wade来到地球的降落点,也会是他的最后终点。

  他们一起看日出,一起聊天,一起在这块分裂的沙漠沉寂,生存又毁灭。在这个曾有过人口买卖的黑暗、血腥、肮脏的土地上站立着。

  “我曾经在这片沙漠上死过一回。”Peter用极平静的话语说道。同时扭过头注视着朝他侧着身子看日落的Wade。

  对方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于是Peter便继续说下去,他向他诉说了那场战役发生的种种。尘埃浮动时巨大的悲伤又重新挤进Wade跳动的心脏。

  “是Mr.Stark告诉我的!他是Stark集团的……”一说起Stark,Peter朽如死木的语调又重新亢奋起来,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Wade敏感的器官察觉到了这个,他仿佛是嘲弄般的勾起了嘴角,又因为Peter的幼稚和天真而感到可爱。但不可否定的是他的内心又挤进了一种不知名的感受,一种新的酸涩。

  沉重的心情令Wade难受。“希望我的心脏不会被挤爆,那听起来真疼!”他小声地嘟囔了一句,Peter只顾说自己的没有听见。

  但那无数个嘈杂的声音听到了,他们开始在Wade的脑子里爆炸性的谈论起来。

  “为什么他忘记了我们却记住了铁罐?”

  “别傻了,因为他不爱我们。”

  “他不值得在我们这个垃圾堆里做转圈圈的游戏。”

  “他在发光耶!看到了吗?”

  “我们真脏。”

  “真脏。”

  “别他妈说了!”Wade朝着空气大吼了一声,在一旁的Peter被吓了一跳。此时他正边叙述着Tony的光荣业绩边在他当年倒下的地方观察。随着多年时间的研磨,那些英雄曾触碰过的微小沙砾或许已被大气揉擦成了最最细小的物质,他们被Wade吸进体内,成了他心脏处最柔软的位置。而Peter曾躺过的那个地方显然被细心保护过,也许保护者可以控制住自己,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踏上去,但他却也无法阻止风沙将最后的回忆和温存抹去。

  “对不起,我不是说你,请再说下去!”Wade姗姗的开口,甚至有着请求的语气。

  也许Wade做梦也不会想过自己竟会请求Peter去讲有关铁人的故事。

  “那个。”Peter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直起腰来“我在地球有个家,有一个妻子和女儿。”

  说出来的那一刻,Wade忽然觉得全世界都崩溃了。

  包括他那些亢奋嘈杂的声音,也都一同崩溃了。

  Peter要走了,他的飞机已经修好了。在上飞船之前,Wade忽然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记忆中有没有一个像我这样丑陋不堪,喜欢穿红黑相间的紧身衣而且喜欢说脏话的人吗?”

  Peter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笑着说没有。平静的想是他们从未相识过一样。

  Wade也笑了,说:“那可惜了,他可是真他妈的帅哥,我还想把他介绍给你呢!最后一个问题:你老婆辣不辣?”

  Peter被他逗笑了,耳垂红红的。Wade知道,那是幸福的象征。

  走之前Peter问他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走。

  Wade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

  他不能回去了。

  『我曾目睹西风残照,

  包容的黑暗孕育光明。

  我曾目睹满地救赎,

  支离破碎的人拾起它,

  神一笑而泯。』

(烂的不想面对大家😞)